您當前的位置> 大連新聞>美食

嘟嚕蟹鮮又香

2021-09-04
00:00
大連晚報
0

  文圖  宋元家

  初夏時回到家鄉城子坦,戰友沙警官對我説,咱們這兒除了大黃蜆、羊角鮮、蝦爬子和巴蛸等有名的海鮮外,再就是嘟嚕蟹了,吃起來又鮮又香,最容易勾起思鄉之情。

  早餐後,沙警官帶我來到吊橋河大東甸附近的蘆葦灘,正落潮,看到幾個人挽着褲腿光着腳,貓腰在泥濘中掏蟹洞。海灘上,潮溝裏,葦叢邊,鹼蓬中,時有大大小小的嘟嚕蟹出沒,像鎧甲小勇士般地穿梭橫行,讓人歎為觀止。

  這裏的嘟嚕蟹比火柴盒小點,頭胸略呈方形,背為青褐色,粗足無毛,蟹體前豎起火柴棒似的一對眼睛。兩側有一雙尖鋭的蟹足鉗,既是自衞武器,又是攝食工具。沙警官説,每當春節過後,嘟嚕蟹開始出洞,在蘆葦叢四處覓食,悠閒地享受着暖洋洋的日光浴。沒人的時候,它們舉目瞭望,一有風吹草動,便嗖嗖地鑽入洞中,在灘塗上留下一個個洞穴。我瞅着硬幣大的一個窟窿,將雙指伸入洞中,再成鈎狀往上一掏,一隻張牙舞爪的嘟嚕蟹就被掏了出來,只見它氣鼓鼓地伸出雙鉗,擺出一副決一死戰的架式。想起兒時手掌曾被蟹足鉗夾出一個紫豆子的教訓,我便使勁掐住雙鉗,將它扔入桶中。頃刻,它掙扎地翻身上爬,由於桶壁的徒滑而無法逃脱,只好乖乖地呆在桶裏吐泡沫了。

  嘟嚕蟹屬於穴居蟄伏類動物,學名螃蜞,亦稱相手蟹。傳説每當早春漲潮時,蟹子們就會爬出洞來,面朝太陽,兩目微睜,雙鉗相抱,一邊默默地吐着泡沫,一邊虔誠地念道:“嘟嚕……嘟嚕……”似乎在祈求大海的保佑和賞賜。為此,漁民便給它們起了一個形象而美妙的名字——嘟嚕蟹。

  嘟嚕蟹長年棲息生長在海灘和蘆葦叢,靠吃微生物和小貝殼為生。它還擅長用螯足鉗折斷蘆葦芽、嫩鹼蓬草和稻葉食用,攝取了充足的天然養分,所以我們吃起來就感到鮮香滿口,還含有一種稻穀的味道。等到了七八月蘆葦長高了,螯足鉗折不斷蘆葦等草葉了,就會選擇吃其它食物,這個時候的嘟嚕蟹瘦而不鮮,土腥味濃,就是白給也很少有人要了。

  沙警官提醒我説,吃嘟嚕蟹最好是在蘆葦花開的季節,此時蟹腹的雜食已排盡,蟹黃和蟹肉漸豐滿。雖然殼硬肉少,不過肉質細嫩,蟹膏豐腴,膏似凝脂。吃嘟嚕蟹,人們大都愛吃殼凸紅膏,品其滋味,不論清蒸、油炸,還是燒烤擼蟹串,都別有一番風味。當地人説:“苞米餅就蟹子,撐死老爺子。”

  當地人有“生吃蟹子活吃蝦”説法,最多見的是醃着吃,更能吃出其中的鮮香。將活嘟嚕蟹洗淨後,用涼透的鹽開水加上姜葱、燒酒、白糖和小米辣等佐料,醃製2~3天后置於陰冷處,即使放一年以上再吃,仍是那種純粹的鮮香。不過,吃嘟嚕蟹得會吃,才能越吃越上癮,不然會有人譏笑你不懂潮流了。當地人的吃法是,把那塊方形蟹蓋揭開後放在嘴邊一嘬,蓋內的蟹黃和蟹膏就流入口中,溢入舌下,立馬就有了一種齒頰留香的感覺了。如果還有殘留,就掰一小塊餅子或饅頭,用力在蓋內一擦二蘸後送入嘴中,那是一丁點都捨不得浪費的。近些年,為了滿足味蕾的渴求,嘟嚕蟹罐頭頗受青睞。

  沙警官繼續説,由於每種生物適應能力的差異,導致了它們選擇生活環境的不同。最後的一場秋風過後,嘟嚕蟹就鑽進泥裏開始冬眠了。春節之後,蘆葦剛長出來時,它們才出來活動。夏季悶熱時,雨夜氣壓低,洞中氧氣量減少,它們因缺氧而感到難受,就會爬出洞來呼吸新鮮空氣,這正是捕捉的最佳時機。嘟嚕蟹的鑽洞能力很強,稍有風吹草動就慌忙鑽入洞中。

  為防止白天被天敵侵襲,嘟嚕蟹習慣夜間出洞覓食。最好的捕捉辦法是用燈照,奇怪的是一見到燈光,它便呆滯不動了,保準讓你逮個正着。記得小時候,嘟嚕蟹特別多。當月亮升起時,大人們提前把土缸埋入泥中,再在缸的上方吊起一盞“嗄斯燈”,一見到光亮,蟹子就爭先恐後地往缸底落。孩子們則蹲在礁石或岸邊,拿着一根筷子繫上細繩,繩頭拴上一小塊生肉,然後放入水中,一會兒就釣出一串嘟嚕蟹,好似遊戲一般。

  嘟嚕蟹為啥長了一對火柴棒似的眼睛?沙警官解釋説,這與它的行走方式有關。螃蟹都是橫行的,如果左右上方出現敵情,等轉過身時恐怕早已成為天敵的口中餐了。由於有了這對“火柴棒”,豎起後就能左右搜索,沒有盲區。再就是與其蟄伏生活有關,它的兩隻眼睛似摺疊式雙筒望遠鏡,時立時放地平藏在眼窩中。當豎立時,它的殼體全埋入泥中,雙目則像升起的潛望鏡那樣眼觀六路。由此在日常生活中,如果誰總是提不起精神頭來,當地人就會形象地説,你就不能屬蟹子,把兩隻眼睛支稜起來嗎?

  最後,沙警官惋惜地説,近些年來嘟嚕蟹越來越少,逐漸轉灘到丹東東港了。閒暇時來這兒捉嘟嚕蟹,人們不僅僅是為了嚐鮮,主要還是圖個樂呵,追尋那童年的樂趣。

  聽後,我哈哈地笑了,笑得嘟嚕蟹都豎目張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