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> 大連新聞>美食

鮮自白露起

2021-09-07
00:06
大連日報
0

白雲映水搖空城,

白雲映水搖空城, 白露垂珠滴秋月。

1

1

2

2

3

3

4

4

5

5

6

6

7

7

8

8

9

9

    “站在海邊,體會潮漲潮落,感受鹽沼上浮動的薄霧,看着濱鳥沿着海浪線上下翻飛,數百萬年一直如此,看那年邁的鰻魚和年幼的西鯡一齊遊向海洋,知曉萬物像地球上任何生命一樣近乎永恆。在人類最初來到海邊滿心驚奇地眺望大海之前,它們已經存在;年復一年,歷經千古,任憑人類王國興衰,它們仍在延續。”

    ——卡遜

    這天,半暖半冷,心卻已無所憂。夏未盡,秋已至,今日白露。白露將至時,濱城迎來最具儀式感和地方特色的事件——開海。海鮮自由的日子,來了!

    / 馬十三 /

    趕集

    開海後,許久未見的村民終於碰面了,在三澗堡大市場。

    高老頭中午吃飯的時候給他養漁船的朋友挨個打電話,交代留着點今天剛捕的魚和蝦爬子。晚上的時候,他就和朋友拎着一袋海鮮去飯店加工,喝酒,聊聊今天的收成。在9月,這是海邊漁民的一樁喜事。

    傍晚是售賣高潮。愛湊熱鬧的我們剛趕到市場門口就被震住——烏烏泱泱的車、人把大門口堵得緊,好不容易塞進車位後,直奔主題。

    三澗堡大市場有點神祕。菜市場中午就關門,傍晚來這裏的,繞過主樓區,拐幾道彎,那條200來米的泥巴路,才是真正令外界趨之若鶩的核心地帶。

    開海後,大批的附近漁民會把當天捕撈的“最夯”的海鮮拉到這裏兜售,從拐角賣蝦爬子的大姐走到路尾賣雜瓣魚的大叔,只需2分鐘,卻有很多人在這條小路上流連一個小時之久,只為那一口鮮。

    位於旅順北路的這間市場距城中約40公里,卻絲毫不影響城內人們大批湧入。鮮甜口齒間流轉,想想就帶勁,這裏就是性價比之選。隨着人們運動軌跡的改變,土城子一帶開始被資本發掘。從原始漁村,到現代化高樓林立、大型商超入駐——海資源重塑了一座城鎮的樣貌。

    賣海鮮的商家叫賣着自己的寶物,洋洋得意。在這裏,沒人管你從哪裏來,在城裏養得白白胖胖、開着豪車企圖包圓兒的中年男人也無人理會。曬得黢黑的村民往往受到款待,老闆們不愁賣,只要“星星知我心”。

    鄉親

    經歷了一整個忙碌的櫻桃季,很多大黑石鄉親已經好久不見,終於在開海的日子相遇,濃濃的儀式感。每個攤兒前都有熱情的村民呲着大牙相互調侃,你看看我的袋子,我扒拉扒拉你的蟹子,扯着嗓子大聲笑,簡直是農貿市場社交天花板。

    村子太小,吃貨太多,快裝不下了。

    小志的爸爸老周是位漁商,附近市場的海鮮有1/3來自他家漁船。小志也常被調侃——魚塘主。

    老周是個狠人,海上浪倒海翻江地湧,他照常出船。老周也是熱心腸,雜魚小蝦都分給鄉里鄉親加個葷菜。作為回報,村民把小志的婚姻給“包辦”了。相親隊伍從村頭排到村尾,可惜小志是個內心孤獨的鋼鐵直男,年紀輕輕的他信命中註定,沒轍。

    畢業後,小志進廠當工人。他沒他爸勇,也沒那股勁兒,他不想繼承家業,只想認真做個養生年輕人。蹦迪局少去,休閒活動多是澡堂聚會或者喝羊湯。休息的時候他更喜歡在家躺一整天,在村裏,這是最合法的事兒,人人喜歡。

    對於老周,漁船是他的第二個家。每天手裏握着的兩副近400米的漁網,是他的第二條生命線。季節、時令、潮位、海域,他預判着天氣和海洋動物的預判。但這身絕活面臨失傳,老周很累,總想着退休,又不捨。

    開海後更忙,老周已經抖擻應戰。城市人無法跟上漁民的節奏。

    滿載而歸的人們興致勃勃,見人就展示。海邊人講究吃“活的”,新鮮的海蟹、蝦爬、海兔、海魚只需清蒸,入口後油脂豐潤,魚蝦肉質豐腴、飽滿,蟹膏蟹黃在嘴裏慢慢融化,配上白酒,那種奢靡和醉美,無法用語言表達。

    大連的海港大體分為原生和現代化,大多帶着未被異化的風情,有些野趣。清晨的漁港是藍紫色,漁船一艘一艘由遠及近,靠港,下錨。聰明的買家早已恭候多時,一哄而上。漁人辛苦,與海浪搏鬥,收漁更像是拆禮物,懷着感恩的心,看看今天被海神賜予了什麼,這很酷。

    希望這份人與自然的美好,會一直共存。

    1.漁港碼頭,魚蝦滿倉。

    2、3.市場裏,各式海鮮生猛誘人,顏值與口味齊飛。

    4.漫長的等待,迎來鮮活肥美的鮁魚。

    5、6.在海鮮批發市場內,商家將一筐筐新鮮的螃蟹搬運上岸進行分揀。

    7.船頭嶄新的旗幟迎風飄揚,旗子上印着“一帆風順”“滿載而歸”等字樣,寄託了捕魚人的樸素願望。

    8.百舸爭流,滿載而歸。

    9.第一批海鮮陸續上岸,“嚐鮮”體驗正式拉開序幕。

    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王華 攝